您好!欢迎您光临我伤害过的三个男人(英子)_雄鹰翱翔! 聊天室 I 论坛 I 免费电影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小说旮旯>>>现代小说>>>我伤害过的三个男人(英子)
我伤害过的三个男人(英子)
发表日期:2007/7/3 18:02:00 出处:原创 作者:英子 发布人:yingz 已被访问 1114

 

我伤害过的三个男人

年轻的时候遇到真爱,却没有好好把握,这是最让人惆怅的。的确,生命中有些人与我们擦肩而过,等我们回头,他已消失在人海中,这种错过的爱事实上就是一种伤害。但我们不得不承认,有时生命中有种残缺的美,即使不能拥有也可以化为永恒。

回想年轻时的真爱,我的心犹如结冰的湖水,冰凉冰凉的.我不知道那些曾经被我伤害过的人他们现在是怎样的一种心情?但不管时光如何飞逝,在这个早已变得极为忧伤和怯懦的世界上,他们无畏地活着,过去,现在或将来......

 

 

(一)

我伤害过的第一个男人他叫“平”。

那是在我上高一的时候,有一天晚自修,值日生发作业,拿到我的作业时我发现作业怎么鼓胀胀的,里面夹着一封信,信面上也没写寄、收信人的名字,好奇心驱逐我打开它。原来,是一封恋爱信,依我这性格,我怎么也压不住,一面看信,一面咯咯地笑个不停。同学们听见我笑,看到我手中的信,就围过来抢着看。我还没把信看完,也不知道是谁写的,就被同学们抢走了。平见了,一把抢过信,撕得粉碎。后来才知道,那信是平写的。平因此在班里抬不起头来,第二学期,就转学到别的学校读书去了。

每当我想起这件事,我就非常后悔,后悔自己的无知,很想当面向平道歉,可是,二十多年过去了,我始终没有再见到平一面。

(二)

1

今天是周日,清晨,我走出校门,漫无目的。

“上哪去?”

“随便走走。”

“正好,新一期的《辽宁青年》昨天到了,内容很好,你去看吧!”

“在哪啊?”

“在家里,你不是说走走吗,我昨天晚上回家过周末,今天一大早跑步到这儿,就遇上你了,真巧,我要知道遇上你,就把它带来了。”

《辽宁青年》是我和青最喜欢的杂志,每次看完一期,就盼望着下一期的到来,听青这么一说,我很高兴,就随着青向青的家跑去。

青的家离学校不远,青以前都外宿,这个学期可能是复习紧张吧,青就来校内宿了。

进了门,我小心翼翼地跟在青的后面走。

“别害怕,没人在家。”

青看出了我的心思,安慰我说。

青的家好宽,足以住下我们全宿舍的人(我们宿舍32人,两个班女生)。穿过客厅,再走过一个走廊,才到青的房间。

“房间久没住人,乱得很。”青不好意思地说。

我四下看了一下,两个木床平排摆放着,其中一个床上放着一个木箱和几个装满书的纸箱;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衣物。另一个床罩着蚊帐,透过蚊帐,可见里面被子卷成一个笼子,好像人还在里面睡觉。床头堆满了书,有翻开的......另一头也堆满一堆衣物。临窗放着一个办公桌,桌子上堆满书,还有一个漂亮的台灯......

青慌忙给我扫椅子上的灰尖,叫我坐下,然后,撩开蚊帐,从床头拿出那本《辽宁青年》替给我。我接过杂志,迫不及待地想翻一翻。翻开封面,一张漂亮的画出现在我的眼前:杂志里面夹着一张小信笺,信笺上画着一朵漂亮的玫瑰,玫瑰里面藏着一个漂亮女孩的脸蛋!我一看就知道是青画的。

“好漂亮啊!这女孩是谁啊?”我脱口而出,并转看青。青把头转过一边,故不作答,我有些不好意思。过了一会儿,青才说:“你真想知道她是谁吗?”

我不知道青的话是什么意思,青顺手把窗台上一面小圆镜放到我眼前:“看,像不像?”

我把镜子翻来翻去地看,只看见自己的影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再看玫瑰里的女孩,我的脸热辣辣的,胸口闷得我湍不过气来。正巧,谁家的录音机里正在播放着“心中的玫瑰”这首歌。我已经无心看《辽宁青年》,真想找借口离开青的家。

“昨天看完这书,对面街老播放这首歌,害得我睡不着觉,就随手画下了这画。”青说。

“我该回去了!”我说完就急速走出青的房间,一转眼跑到街上。

“哎,《辽宁青年》!”青拿着杂志追上来。这时我才知道我失态了。我停下脚步,长长地吱了一口气,接过青手中的杂志,很不自然地说“谢谢!”就跑回学校。

回到学校,我一头插进被窝里,好朋友秋见我有点反常,问:“你不舒服吗?脸色好难看!”我说:“没什么。”秋觉得也问不出什么来,也就自己上教室去了。

我翻来覆去,睡是睡不着,还是起来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于是,我朝河边的方向走去。

2

青是我们一班之长,人长得帅,学习成绩好,组织能力强。我们班主任覃老师年老体弱,班里的许多工作都是青全权管理。我是班里的文艺委员,而副班长秋身体也不好,她的许多工作由我来做,于是,我也就成了青的副手。有我和青组合,我们班几乎样样拿第一。当时有同学给我们班起了个外号叫“精英部队”,那是因为我和青组织的我们班男女排球队参加学校排球比赛,双双拿了冠军;由我领唱的“英雄赞歌”参加学校歌咏比赛也拿了优秀奖。

说起排球比赛,那才叫人难忘。本来我们班女队实力就差,勉强进入决赛,决赛前我和队员们说:我们已经达到了我们的目标,就把决赛当作一场表演赛!重在参与,大家放心去打吧!这样,前两局,我们以02落后。到了第三局,正在我们以1013落后时,眼看比赛就要结束了,青对我说:“我发现他们班的玲人是大个头,软得很,接不了硬球,你去发几个硬球给她试试!”于是,我们队要求换人,换上我。我也不假思索,一上场,就往玲那5号位发硬球。还真如青所说,玲没接上。我一阵惊喜,再发。。。。。一连发了3个硬球,还真是全发全重了。1313,全场一片哗然,我们惊喜而她们却紧张了。我想,拿不了冠军,胜它一局也不错啊。于是,再往5号位发一个硬球,不料,球发出边界了。看来胜是胜不了这局了。没想到,她们那边却乱了手脚,先是发球不过网,然后,就抢接球,场上乱成一团,竞给我们又拿了两分,胜了第三局。之后,我们队越打越勇,她们队却越打越乱,最后,把冠军拱手让给了我们。现在想起来,那哪叫比赛啊,笑死人了。乐得覃老师那天晚上请我们吃饭。饭桌上,大伙都说这冠军归功于我,是我那几个硬球给对方乱了阵脚;也给我方增强信心。我说,这冠军应该归功于青,是青把战术教给我的。乐得我们笑得前仰后俯。

“为我们班干杯!为冠军干杯!为我们的精英部队干杯!”等我们笑够以后,覃老师领着我们举了酒杯......“精英部队”这个响亮的外号也就从此在我们班烙上了印。我们班同学为这外号骄傲和自豪。

尽管“精英部队”这外号把我和青连在一起,我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当我听到别班同学议论“精英部队”的时候,我甚至比班里的同学更加自豪和骄傲。直到今天,我才隐隐约约地感觉到,这外号是不是被别人误解了?还是这外号真的已将我和青连在了一起......我不敢往下想,记得爸爸在我临行前叮嘱过:努力念书,个人问题毕业后再考虑!当时我真不愿意听这话。虽然村里和我同龄的女孩大多都已经出嫁(农村女孩超过16岁很难嫁嫁出去的),当时我16岁,正是谈婚论嫁的最好年龄。但我没那么随俗,我想念书,我想冲出大山,我知道山外男女一个样,女的20岁才结婚也不嫌老。我想父亲应该理解我,不用他说我也会的。我是怕我母亲逼我出嫁。我早就偷听到母亲在我13岁时就已经把我的命书给了我舅妈,后来还听说,我舅妈给算命的算了,我的命和我表哥的正好“和”,就等我念完书了。

我表哥人也长得不错,我们从小在一起长大,他一直照顾我很好。去年他当兵去了,上个月他给家里来了一封信,还寄来一张照片,顶帅的,我舅妈特拿来给我,我很喜欢也就收下了。舅妈还说表哥在信里提到我了,说给我的信收到了没有?我说:“收到了,我已经给他回信了。” 舅妈见我收了相片,还给表哥回了信,真以为我“同意”了。看她那高兴的样,我也没做什么解释,我知道表哥理解我,只要我们没那意思,老人们操心也没用。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吃饭时间了,今天早上学校没早餐,我忽然觉得肚子好饿。一阵风吹来,我似乎已经嗅到饭菜香了,我急速地往回走。

吃了一顿饱饭,睡了一个香觉,一切也就烟消云散,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我和青依旧和往常一样学习、生活、合作。只是偶尔看到青的眼光,我就像触电一样,“电流”通满全身。于是,我就有意逃避青的眼睛,紧张的学习能让我忘掉一切。

3

直到几个月后,又一个周末,青没回家过,我们一起在教室看书,很晚才去打饭。

“整天看书,头都要炸了!饭后咱去散散心吧。”

“好啊,冲凉后去。”

“好的,一言为定!”

六月天白天好长,冲完凉天还大亮,我和青往饭堂后面的河边走去。虽说是去散心,咱俩都不约而同地拿着刚发的“时事政治”复习资料,也就一面走,一面谈着资料里的内容。一问一答地,时不时还要打开资料看看。我不小心答错了青的一道题,青说:“你说该不该罚?”我说:“罚什么呀?”青说:“罚你讲个故事,必须是真实有趣、而且是我没听过的。”于是,我只好给他讲我们村刘大妈的故事。

我们村的刘大妈人很能干,也很好强,就是没文化。前几年上了几天夜校,认了几个字,她就学着应用起来,给自己记工分:6大朱10分。她孙子看见了,不知什么意思,就问她:“奶奶,你这是写的什么呀?”她指着孙子的额头说:“亏你读了两年书,还不如我上几天夜校。我这是给自己记工分。”孙子拿着工分本,认真地看了半天,他想,奶奶可能写错别字了,6大朱——刘大叔。

“奶奶,我爷爷都死两年了,你还记他的工分干吗?”

“这哪是你爷爷的呀!是你奶奶我的工分。你看这是刘,这是大,这是妈。”

孙子指着“朱”字说“这字不读“妈”,读“朱”。

刘大妈一把抢过工分本,指着“朱”字说:上面是个“牛”字,我给它尾巴加些毛,它不就是马,马不就是妈了吗?

还有一次,队里开会,刘大妈早到了,就拿着一张报纸“看”起来。有人见她把报纸拿倒了,说:“刘大妈,报纸拿倒了。”她顶不好意思的,说:“认字的人怎么看不行啊!倒着看也能看懂那才叫懂呢!”

“哈哈!真乐!”

我们就这样笑着,乐着,不知不觉,天已暗下来,河对岸的街灯照在草地上,草地就像紫色的地毯,软绵绵的。我俩笑累了,就躺在草地上,望着天上一闪一闪的星星沉思,谁也不知道对方心里想着些什么。不知什么时候,青的左手已经把我的右手握住,而且握得那么紧。我无力摔开,也不想摔开。片刻,青可能觉得我没反对,就翻了个身,上半身压在我身上,嘴在我的脸上,耳朵上,脖子上乱舔:“英,英……,我,我……”他在喊我的名字,我没听清楚他说些什么,其实他什么也没说出来,只听到他急促的呼吸和心跳。我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事,我仿佛死路临头,害怕极了!这时,父亲的话又一次在我耳边回响。不知从哪来的力量,我一把推开青,拿着自己的资料就往回跑......

4

从那以后,我的心一直不能平静,尽管我很少单独和青在一起。我好像变了一个人,不再那么热情奔放,整天没精打采的,脑子里全是青的影子。上课的时候想睡觉;睡觉的时候睡不着——我失眠了。青也不再那么洒脱,看上去痴痴的。一个月后,我们高考结束就各奔东西了。我本想我们还会再见面,我有好多话要对青说呢,也许几天几夜都说不完,也许需要用一生一世也说不完!谁知,我就那么不争气,以9之差落榜了;青也没考好,只考了省里一所中专院校。我怕见老师,怕见同学,怕见亲人朋友,更怕见到青;我没脸见人,躲进深山老弄自己的闺房里与世隔绝起来。我真想找到头上的失忆神经,撞它一把,让我把以前的事全忘了。

直到我参加招工考试,挥起教鞭,成为“太阳底下最光荣的职业”的一员。感谢孩子们天真烂漫的笑容和紧张的工作,让我淡忘了过去,也淡忘了青。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也曾仰望天空,望着青的方向出神,我知道我不配青,青应该有比我更加适合的人选做他的女朋友,他的妻子。因此,一年以后我就结婚了。

5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转眼我的儿子就上学了,我在工作和家庭中忙碌着,很少有机会出山,偶尔想到青,也就自己嘲笑自己的无知。青应该都已经成家,说不定孩子也已经上幼儿园了,他哪里还惦记生活在酷似另一个世界的英呢。

八年后的又一个周末,我在省城结束了为期五天的会议,收拾好东西,正准备上商场给儿子买些玩具。突然有人敲门,我还以为是同事邀我逛商店去呢。一开门,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出现在我的眼前:“啊!是你?你啥知道我在这?”愣了半天我才惊呀地对青说。

“秋告诉我的!”青淡淡地说。

我一面叫青坐下,一面把门关上,我不希望别人来打扰我们。

“你还好吗?”我看得出来,青过的不好,一切都写在他的脸上,但我还是这样问了。

青看着我,那眼神好特别,眼眶红红的,看得我直打颤。我不知该说些什么,一切都不是我所想象的,我没有一点心理准备,我浑身不自在。过了好久,只见青双手抱着头,用力地抓着自己逢乱的头发,然后,又抬头望着我说:“你为什么不等我?你为什么不来找我?你为什么不能原谅我?你......

我没想到青一开口就给我那么多的为什么,害得我措手不及,这么多的为什么,我一个都不能回答,也不知怎么回答。八年来,我一直想忘记青,忘记曾经给我快乐也曾经给我失落的那段历史,可我办不到。我常设想着我和青见面的情景:也许青还念着我,我会不顾一切地扑进青的怀抱,倔强的我,也会流下眼泪,向他诉说多年来思念之情。也许青过得很好,我会告诉青我过得也还好,......可眼前这一切,我不知该怎么办,我痴痴地望着青说不出话来。我真想为青点一支烟;或者端上一杯酒;可屋里没烟,也没酒。我小心翼翼地为青沏了一杯热茶:“喝杯茶吧!”

青双手扶在膝上,抬头望着雪白的天花板,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然后才接我手中的茶杯,但并没喝,就放在桌子上。

“你知道吗,我当时为什么要去学校内宿?我家离学校那么近,那条件你也知道。全是为了你!我喜欢看你那迷人的丹凤眼,喜欢听你的声音——说话声、歌声,特别是你那银铃般的笑声,听起来让人心旷神怡。你能让人开心!能让人快乐!有你的地方就有笑声;有你的地方就有欢乐!记得那次我们几个参加学校数学竞赛吗?考了个全年级倒数第一。老师叫我们到办公室大骂我们一顿,我们无精打采地回到教室,觉得无脸面对全班同学。当时你说什么你还记得吗?”

青说着说着,不留一点空隙,我摇摇头。青继续说:“你说,嘿!同学们,毛主席教导我们:天下哪有全胜的军队!从哪里跌倒就从那里爬起来!让我们从今天起,从我做起吧!——过去的事情不再想,弹起吉它把歌儿唱,......接着,大伙就和你一起唱起来。一切的烦恼和不快乐都跑到九霄云外。”

青还在说着,他的话把我带到那难忘的学生时代,就像一场梦。我真希望我们能永远活在梦中,永远不要醒来。直到说累了,青才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你说完了吗?”我想应该轮到我说了。

“我能说完吗?你知道我有多少话要和你说?多少年了,我的话就这么一下子能说完?你呢?你就没有话要和我说的吗?”

“你给我机会了吗?一进门到现在你就说过没完,我哪有插嘴的余地呀?

你变了,你真的变了!”

“你刚才不是说我没变的吗?”

“我那是说你的外表,你的外表是没变;可你的性格变了。记得你说过,人要给自己创造机遇、把握机遇、寻找机遇包括说话的机遇。哦,不是你变了,是我变了,变得无情无理,不让你说话了是吗?你知道吗,在单位里我有个外号叫“哑吧”。就连我爱人都和我的同事背地里用这外号谈论我。可我一点也不在乎,因为在家里我的确是一个真正的哑吧。”

“怎么?什么是真正的哑吧?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难道你在家里就没和爱人说说话?”我实在按耐不住了。

“有什么好说的?有什么必要说的?说话需要场合,这也是你说过的。

“我说过吗?也许是我说过的话,可是,在家里不可能没话说啊!比如打打招呼啊......哎!”平时伶牙利齿的我,还真急得说不出话来。

“你的确变了!”

“是你变了,好了,不要再说这话题了好吗?”

“我怎么变了?难道也让我在你面前当“哑吧”不成?这是万万办不到的!因为我知道,这是我说话的场合。就像我在我的客人面前介绍我的产品,我能把我们厂的产品说得完美无假,可在我的同事面前我有必要介绍我的产品吗?这就是说话的场合!这些不都是你教我的吗?”

我的天啊!青怎么变成这样?真不可思议!

“嘀、嘀、嘀”青的呵机在响。青看了一下:“是我爱人,尽管结婚五年了我们没有同床睡过,该回家的时候她还会提醒我。”

......?”我的天啊!青还在说着,我却什么也听不进去了。我努力想象着青的生活,太可怕了!太不可思议了!一个洒脱、开朗、聪明机智的男孩,就变成这样!是她?是他?还是什么原因?一种莫名的冲动,促使我,使我产生去寻找这变化根源的念头:“青,换个话题,说说你和她吧,我想知道是什么原因使你们就这样过。”

“还能有什么原因啊!我不想伤害她,我不想像从前伤害你一样去伤害她。”

“说什么乱七八糟的风马牛不相及的话呀!我越听越糊涂了。”

“我和她是在专校认识的,她有好多地方和你相似;当我知道你已经结婚了以后,我想也许她能让我忘掉过去,我希望她能替代你。可直到现在我才明白,她不能,谁也不能替代你在我心中的位置。”

“你!你!你啥这样糊涂啊!你在走进一个死胡同,不是,你是在一个死胡同里打转你知道吗?”

“没错,你的想法和我完全一样,你是不是也和我一样在同一个美丽的胡同里打转啊?是你引我走进,不,是我们俩误闯进来的。是不是啊你说?”

“我的天啊!”我几乎是喊出来,“你要走出这死胡同,走到外面绚丽缤纷的世界中来,外面的世界才精彩你知道吗青!”

“我是试着走出来了,可能走出来吗?我人是走出来了,可我的心还在哪儿,我的魂还在哪儿。你叫我怎么办?怎么办啊!”

我的天啊!怎么会这样?这是我万万没想到的!

“嘀、嘀、嘀”,青的呵机又响了起来。青看了一下,表情一下就紧张起来:对不起,刘总找我,一定有急事,我得到服务总台打个电话。”

“你去吧,总台在二楼。”

青急勿勿地出门去,不一会又急勿勿地回来:“对不起英,我本想今天是周末,带你出去偷一圈,可单位里有事叫我马上回去。实在是没办法,我还有好多话要和你说呢。”青一面说一面从包里拿来纸和笔写下了他的电话号码和呵机号码递给我。“忙完了事我再找你,明天可以吗?”

“哦,我明天8点钟的车赶回去的。”

“那么急?哎!都怪秋今天中午才告诉我你在这。不要再失踪了好吗?不要在我的生活里失踪了好吗?英,答应我可以吗?给我个联系方式吧,英,你怎么不说话啊!我是不是又得罪你了?我没有吧?”

 

6

我能说什么呢?一切都已经不再可能!我的脑子一片空白。

“嘀…..”青的呵机又叫着.青看了看:,我得走了!我是不是太霸道了?对不起了英,等我吧,忙完了事我就回来!等我哦!青没等我回答,就急匆匆出门去了.我出神地望着青消失的背影,呆呆地站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瘫座在床上,青的话一字字一句句地在我耳边回响.我的天啊,这是青吗?这怎么会是青啊?青怎么会变成这样?秋怎么没告诉我青的一切?这该死的秋啊,我要找你算帐的!

想到秋,我就觉得奇怪.她知道我明早走的.怎么没来和我道别啊?这也太反常了吧!

“嘟!!!”有人敲门,”谁啊?”我问了一下,没人回答,我想会不会是青返回来了?不对啊,青怎么会不说话?”谁啊?”我又问了一声.”没有鬼来吓你的,开门吧!”原来是秋来了.我一下子扑进秋的怀里:你气死我了秋!你不应该告诉青说我在这儿的.

“怎么了?你们聊的不愉快吗?

“这哪叫”聊”啊,整个的青在演讲,爆发式的演讲!”

“那他讲完了吗?怎么就走了啊?”

“单位有事呵他,就走了.”

“青就是工作第一,连你都没能拖住他.”

“我本就不想让他来,还说”拖”他.”

“你也伤他太深了!你是怎么搞的?”

“你说什么?今天都怎么了?一个个的好朋友找我算帐,找我吵架似的啊.对了,你怎么现在才来?怎么知道他走了?你……”

“一切都是我安排的,我不想让青再这样痴迷不悟了,我想救青啊!你知道青那么聪明能干;工作中,他是一帆风顺.得到领导提拔重用.可他的家庭却像一坛死水.他的爱人叫”肖英”,是个不错的女人,不管是相貌还是工作能力,都是不可挑衅的.也没缺少温柔善良.在外人看来,他们可就是天生的一对.可就是碰不出火花来.”

“碰都没有碰,怎么会出火花呢?”

“你都知道了?”

“应该叫他去看医生!”

“他的病在心里,你知道,这种心理病的人,他是不会承认自己有病的.就更不用说主动去看医生了.”

“她应该想方设法骗他去啊!”

“不可能的,青这种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能骗得了吗?上次她请个心理医生找青谈一次话,那医生被青大骂了一顿.”

“他骂她吗?”

“这倒没有.”

“这说明他知道他的病.要不,他为什么不骂她呢?”

“这倒也是,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啊!,无论如何,你就帮帮他吧!”

“我怎么帮啊?这些年来我离他那么远,还结了婚有了孩子,这还不够吗?难道要我去死?”

“就是因为你总离他那么远,他才总是沉在过去的回忆中,永远醒不来.你应该和我一样,和原来一样,大胆面对他,到他家去串串门聚聚旧,让他知道你就是我们最好最好的朋友,仅此而已.”

“能吗?他爱人能接受吗?即使他爱人能接受,我能接受吗?只怕我没能感化他他却把我感化了,那该怎么办?”

“你不能给我添乱了.一个青已经害我好苦了,你不要加进来哦!算了算了!你不帮也罢,我知道你也很难的.”

为了青的问题,我和秋谈了整整一夜.也没得出最好的解决方法.想想我们三个好朋友从前那么好,那么开心快乐,从不为一句话一件事吵过嘴红过脸.可如今久别重蓬就这么吵吵闹闹.我的心酸酸的.早知道这样,当初就……都怪我们生不逢时,那时候交通不方便,谁知道青还真来找过我,还因为找不到我而赶不上返城的班车,走了大半天的路呢.还说给我写了好多信,可我一封也没收到.

说到信,我想肯定是我那个校长搞的鬼,记得有一次邮递员送来报纸,他说我有一封信.等我去校长那里拿报纸时,却没见有信.问校长,校长也说没见着.当时我以为是邮递员弄错了,也没在乎.直到现在我想一定是他把我的信藏起来了.他想让我嫁给他那宝贝儿子呢……哎!阴差阳错!想着想着,我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等我醒来,天已经大亮.我吓了一跳,8点钟的车,我快漏车了!匆忙刷把脸就拿自己的行李出门:“我走了,你送我吗秋?

“哎--,星期天也不让人睡个懒觉!不是说好今天不走的吗?又改变主意不陪我玩了?”

“明天要上课,来不及了!你真不起来啊,我可走了哦!”

秋在床上一动不动,“你走吧,别忘了车票哦!”

“啊!”车票!我这人真马大哈,出门前左看右看,就是怕忘了什么东西,却把车票给忘了!昨天不是放包里吗,今啥不见了啊?我翻箱倒柜,把大大小小的包都翻遍了,就是找不到车票!奇怪啊!急死我了!

“秋,你这死睡虫,还不快点起来帮我找车票啊!都快急死我了!”

“哈哟—真好哎!今天有人陪我玩了!”秋长长地伸着个懒腰,”起床嘿,游公园去罗!

“你怎么就像个孩子?我都急死了你还游公园?”

“不就想明天上课嘛,明天就让你按时上课,行了吧!还是想老公了,今天晚上一定得赶回去啊?”

我一把揪住秋的耳朵:“我叫你贫嘴!”

“哎哟!好了好了!我投降行了吧!是想儿子了不是想老公了哦!”

“你说的倒好,我今天不赶回去,明天怎么按时上课?”

“和青一个样——工作狂!怪不得你们俩……秋看了我的眼神,把说到半的话收了回去!我是说我们单位王科长今天下午正好要到金城江出差,我都和他联系好了,到时他来接你,正好送你一程.”

“闹了半天,原来车票是你弄的鬼!看我不收拾你!”我动手给秋挠痒痒,秋还没穿好外衣,只好在房间里到处躲藏.一直跑得咱俩累了,才一个个瘫在床上,喘着粗气.

“你这小偷、强盗、大坏蛋!还不把车票给我,时间快到了!”

“其实,我只偷你的车票,算不了小偷;更谈不上强盗、大坏蛋。还有人想偷你的心呢,那才是正宗的大坏蛋,你却不在意!你是不是……”

“我不和你罗嗦,快拿来!”

“拿不了了小姐!”

“怎么了?你把我的车票弄到哪了拿不来了?”

“撕了小姐.在垃圾桶里呢.”

我往垃圾桶里一看,天啊,那车票已经不成样子了,害得我又气又急,一时说不出话来.看来今天是回不了了,我知道秋那个性,她已经铁了心不让我回了.

“话又说回来,拖你不让你走,只是为了解决青的问题。游公园只是借口哦,我们应该商量一下今天怎么安排。”

一提到青我就胆寒,“我真的不知怎么帮他。你知道昨天晚上我们是不欢而散的。”

“起码你能让青说话,积压那么久那么多的话再不让他说出来会把他憋疯的。”

“问题是我现在还没有准备好,不知道怎么演好这戏。”

“不用演,你就做你自己,大大方方地演好你自己,不要考虑别人怎么看,怎么想。懂吗?”

“这也太难了。”

“这有什么难?”

“嘟—嘟—嘟—”有人敲门,我以为是青回来了:“305房刘小姐接电话,广州长途。”奇怪,有没有搞错,我哪来的广州长途啊?不管三七二十一,我和秋还是跑到二楼服务台:“喂——,”一听声音,怎么是青?青怎么到广州了?

“英,我昨天夜里的飞机,现在在广州,办完事就回去,飞机票已经买好了,下午4时到南宁。杨总说放我两天假,等我哦!”

我的天啊!我都不知说什么,秋抢过话筒,那边已挂机,只传来嘟嘟的声音。

“哎呀,坏了坏了,我和王总约好,正好下午4时送你回去的。怎么办?

“那好啊,我按时回去,你收拾残棋,反正这棋也是你布下的。”

“你这该死的英,叫你“晏婴“一点不错,本来一切都是你惹的,现在全都拽给我了。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该把青让给你,弄成这样!”

“我不是早放手了吗,你拿去啊!”

“能拿我不就早拿了吗,你以为是什么东西想拿就拿的啊,我就是拿不了,才把青让给你,再让给肖英;谁知道你们把一件上好的宝贝弄成这样!”

“原来你也爱青啊,为什么不争取?为什么?”

“我能和你争吗,如果可以争就不会有今天了。你看你把青害的。”

“你知道我不是故意的,再说现在不还有你还有肖英吗。”

“我要能治好青,也轮不到把青让给肖英,更不用说请你出山了,谁叫你惹这祸呢。说真话,我为青找的心理医生并不比肖英的少。”

“你以前怎么不告诉我,这也太突然了吧,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我是不想打扰你,可心理医生都说青的病根子在你,只有你才能治好青的病。我这也是没办法啊!我真想创造机会调你到城里来,让青每天能看到你,让他知道你也就是个女人,普普通通的女人而已,你也会有缺点,你也会变老变丑。没有完美的碧玉、没有不变的英子;精英部队也会有打贩丈的时候;最好的搭配不一定是军臣……”

“你这是在抬举我还是在讽刺我?

“哎哟,我这么说就伤害你了吗?别以为你真的就那么完美.别以为青那么痴迷你,你就至高无上了,青那是”笨”,天下第一笨蛋,眼前摆满美味佳肴他不吃,宁愿饿着肚子想那仙桃,那仙桃是人能吃的吗.”

“得了得了,别再挖苦我了好吗!我们能不能让这半天过的愉快一些!”

“好的,爬”青山”去了……走!走了!秋拖着我出门,向楼梯间走去……”

 

 

7

 

 

我们乘公共汽车来到青山公园,下了车我才知道,我们一行有8人,6个大人和2个小孩。除了秋,其余的我都不认识。我想这样也好,省得我又回想过去,为青烦恼。

男同胞们抢着拎水果、饮料袋,大伙儿朝着山顶走去,一路上,一个个吱吱呀呀说个没完,不一会儿,就累了。女同胞们一个个脱下外套,挂在臂弯上,一口口地吐着气。两个小孩早已经消失得无踪影。经秋介绍,我认识了青的爱人肖英,她的确长得很漂亮,也很温柔随和。加上时髦的打扮,我觉得我比她逊色多了。她知道我是青以前的女友,为了治青的病,她几乎知道我和青以前发生的一切。只是我们一个都没谈到青。就谈眼前看到的对他们来说叫“美”而对我来说不怎么样的“风景”。时不时也拍张照,他们真的玩的很快乐,只是我和秋,还有肖英总是乐得那么“别扭”,笑得那么勉强。看看秋和肖英,我的心真不是滋味。总有一种负罪感,我真希望时间过得快一些,让我尽快离开那不属于我的闹市,离开青……

下午4,我准时踏上返乡的路.此时,青也刚好从广州回到南宁,只是到机场接他的不是我而是肖英.我想像不出机场迎接的那场面会是怎么样,肖英啊,青就交给你了,我祝福你们,直到永远……

 

 

8

 

回来的几天,我的心一直不能平静,整天活在过去的回忆中.很想知道青过得怎样,又怕秋给我传来坏消息.!命运真会捉弄人啊!

一个多月后的一天早上,我刚到学校,周干事告诉我说昨天晚上秋打来电话,没找到我,她要我今天中午12时等她的电话,有要事和我谈.这一整个上午我心神不宁.好不容易才到12,秋的电话终于打来了,一听就知道是好事:我算服你了,按你说的,一切都很顺利.昨天晚上就想告诉你,害得我一夜没睡好.

谢谢你了秋!还有肖英!”

主要功臣是你啊,是你出的点子.肖英说了,真的需要向你学习!是你教会了她,才使她抓住了青的心.”

“别说了,我们把青当成什么人了?”

,心疼了吧,又来了,还说不爱青呢.”

你还说,我不和你玩了!”

“好,好的,不说了,我知道你行,你能.没有男人不爱你这样的女人的.我要是男人呀,一定抢娶你,抢不到你势不罢休!哈哈……”

我不信,你比青还厉害?”

说真的,我真嫉妒你!除了拥有日本女人的脸蛋,你的言谈举止都很吸引男人.不像我,说话总是那么尖酸刻薄.可我的心是最好的.”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别说了,我要是男人我一定会娶你的.别扯太长了,损点电话费吧!”

装电话吧英,有时想你了和你聊方便些.”

我是想装啊,1000元呢,要我不吃不喝也得三个月才能赚够,等装上电话,我也就变成饿死鬼了,还能和你聊吗?”

好的,我替你想办法,过两天给你答复.但先说好哦,装了电话,号码只能我一人知道!哈哈……”

这不成了你和专线了吗?”

我就希望你我有专线!”

……

知道青的病有好转,我很开心,也很失落,心里说不出那滋味.不知多少日子,我活在回忆和幻想中.常常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事,不知道自己从什么地方来,要到什么地方去.直到我收到青给我的贺年片.

只有我看出来那贺年片是青特为我设计的:正面是一幅画,画面上,一个农家小院里,支着一片葡萄架;架上挂满一串串葡萄.一只狐狸坐在门槛上,深沉地望着晶莹透亮的葡萄.从狐狸脑门上飞出一朵云花,云花里是青那漂亮的草体字:“那葡萄酸酸的!”画的下面,是青的另一种字体:“狐狸吃不到葡萄,只好骗自己说那葡萄是酸的。我终于明白,你是我的那串酸葡萄,而我又是秋的那串酸葡萄!狐狸可以自欺,人为何要自欺呢?

 

 

人,就像是茫茫宇宙中的一颗颗小星体,每时每刻都有在沿着自己固定的轨道运动。偶尔与别的星体闯上了,也许会“二合为一”,然后朝着同一个轨道继续前行,那叫“缘份”。也许会闯个头破血流,然后各自而飞,那说明“缘尽缘散”。也许只是擦肩而过,就是“无缘”。

     我伤害的第三个男人,是我的一位网络上的朋友。我们每天在网络里一起学习一起交流;我在网络里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关于我和他的故事,只要我在这里说出一个小小的细节,相信就会有人把他给“认”出来。这对他也许又是一种伤害。朋友,人生短短不过百年,不管你是有缘无缘还是缘尽缘散,珍惜每一次相遇吧!如果不能长久拥有,就让它成为你美好的回忆!

 

 

 

 

 

 

英  子  家  园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你的方向

下篇文章:透明动画网址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雄鹰翱翔(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392676988 联系人:雄鹰 Email:huanggege999@163.com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