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离婚后我只要性不要家_雄鹰翱翔! 聊天室 I 论坛 I 免费电影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情感驿站>>>围城内外>>>离婚后我只要性不要家
离婚后我只要性不要家
发表日期:2016/2/13 16:10:00 出处:未知 作者:未知 发布人:jmlzg99 已被访问 924
    采访:刘新华

  讲述:明义

  年龄:38岁

  职业:自由职业者

  地点:战国策茶馆

  1、地儿太小了,家里什么事都瞒不过别人。

  正值暑假,那是1999年8月的一天,我敲开了学校办公室主任的家门。我对他说:“麻烦您去学校帮我开个证明,我要离婚。”老主任没再像往常那样劝我,只是问了一句:“这次来真格的了?”我说:“说什么也不能再往下拖了,男子汉大丈夫,要的就是一口气。”

  8月20日,我那维持了七年之久的婚姻终于结束了,我知道这是必然的结果,所以拿到 离婚证的一刹那,我没有丝毫异样的感觉。

  关于离婚的事儿,我与老婆华谈了好多次,但确实没有“闹”过,为什么呢? 因为我不会闹,她也不是那种能闹的人,只是在我们家属院,没人不知道我与丈母娘的事——地儿太小了,有什么事能瞒过别人呢?

  应该说,做为女人,华是合格的,我们的日子过得也不错,问题出在哪儿呢?华心地善良,性格温顺懦弱,依赖性特别强,这些本来也没什么,可是我那个丈母娘却不是个善茬儿,很厉害。华的母亲在家说一不二,女儿女婿的事儿她也管。我和华之间开始也没什么,就让她妈那么一掺和,就有事儿了。

  2、维系了七年之久的婚姻,终于结束了。

  我这人对音乐有一种天生的迷恋,上中学时就喜欢玩吉他,后天又爱上了萨克斯。大学毕业后,我花了4个月的工资拥有了自己第一件像模像样的乐器——一支萨克斯。工作之余,我四处拜师,潜心操练,后来还去参加了一些演出。

  这点爱好也没什么错吧?可我的丈母娘对我的事特别烦。她常在我跟前说:“干点什么不好?整天吱吱呀呀的,能挣金子还是能挣银子?”我也有个犟脾气,就对她的话爱搭不理的,但总不能和她顶。华挺孝顺,也许是从小养成的习惯,对她妈百依百顺。我说:“将来还是咱俩过日子,不要别人说什么你就听什么。”

  打那以后,我和她家的关系越来越生分。后来,有一件事儿终于把我给惹火了。我们结婚四五年,华一直没有生育,我也没怎么上心。有一天,华说话时突然露了一句:“我妈说,以后不知道会怎么样,孩子先别要了。”我吼道:“既然这样,干脆离了算了!”其实我对的不是华,而对的是她妈。华哭着回了娘家。

  其实我是在说气话,不料她妈却不依不饶了,到我家来指着鼻子骂我:“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家闺女跟了你算倒了八辈子霉了。”

  华是个没主见的人,她说:“我不想离婚,可我妈说……”没等她说完,我就不耐烦地打断她:“你就听你妈的吧!”她不再说什么,只是在那哭啊哭,哭得我心里七上八下的。后来,华终于回娘家住了。

  就这样,折腾了两三年,都累了,最后协议离了婚。我本来不想走这条路的,你想想,好端端一个家,说没就没了,放谁心里都难受。那一阵子,我下班也不回家——回了家也是一个人,冷冷清清死一般寂静,我受不了。我每天骑着车在路上晃来晃去,像一只有气无力的苍蝇。

后来,我意识到这样下去只能是颓废和死亡,于是干脆义无返顾地辞了职,把吹萨克斯当成了职业,开始不停地一场一场跑——酒吧、夜总会、电视台……只要有机会,我就拼命地赚钱。

  3、洗衣做饭不是我们的交易。

  和小玉认识是在2002年夏天,在一个小酒吧里。一天,我们刚演完一曲,还没来得及喘口气,有人递上一张纸条,说有位小姐点了《真情永不够》。演奏时,曲子真挚感人,我不知道偏爱它的小姐是什么样的人,因为我坐在舞台的灯光里,看不到台下的观众。

  第二晚,合奏之后,有人点了我——独奏一曲《真情永不够》。第三晚,同样如此,我没感到任何异样的地方——客人点我很正常。那晚结束之后,我有些疲惫,背着包匆匆往外走。门口,一个年轻的女孩等在那里。她冲我说:“这几晚你的独奏都是我点的,我喜欢听你的萨克斯,我还知道你当过老师,离过婚。”灯光下,她注视的我眼睛亮闪闪的。我没精打采地问:“有什么事吗?”

  “我想跟你学萨克斯。”她平静地仰脸看着我。

  我想自己一天累得臭死,哪儿有闲工夫教你?但又不好意思拒绝,就说:“今天累了,以后再说吧。”话说完就走了,我也没当回事。几天后的一个中午,我正睡觉,有人敲门。令我吃惊的是站在门口的是那天的女孩。

  她就是小玉,24岁,没有工作。她能歌善舞,但别的什么也做不了,想在酒吧碰碰运气找个工作。

  我问:“我的情况,你怎么知道的?”

  她神秘地说:“我是向酒吧服务员打听的。”她说,现在萨克斯手很少,她想学会了混口饭吃。  过了三年单身生活,我的家充其量只是个窝,小玉进来后,站在堆满脏衣服的沙发旁说:“我帮你洗衣服吧。”离婚以来,还没有人对我说过这样的话,我心里酸酸的,满脸感激地说:“好吧。”从那之后,小玉隔几天就来一次,带一些吃的用的,我也不客气地收下。她帮我收拾房间,我教她吹奏。小玉开玩笑说:“你不收学费,我帮你打扫卫生也不吃亏。”

    4、一切的发生,都不需要去表白。

  几个月后,也就是国庆节的第三天,小玉下厨做了一桌子菜,我下楼扛了一箱啤酒。她今天为我过生日。

  烛光下,小玉拍手唱起了生日歌,彼此的目光里都有了一些身不由己的成分——在这儿之前,我极力不往别的方面去想,我知道自己整整大了小玉一轮,可这个晚上,我胸口涌过一阵阵热浪,我想说什么,可开不了口,我把一听啤酒一饮而尽,然后叹口气低下了头。

  小玉慢慢站起身,走过来轻轻抱住了我的头,在她温暖的怀里,我像一个饱受委屈的孩子。突然我有一种想哭的冲动,眼泪一下涌了上来……那晚,该发生的都发生了,水到渠成,不需要任何道貌岸然的表白。

  小玉从她的单身宿舍搬来时,只带了一些衣服和她的那把小提琴。通过她的手,我的房子像个家了。每晚我照例去赶场子,夜里,家里的灯会亮着等我回来。

  有一天,小玉问我:“你会不会和我结婚?”我随口说:“50%的可能,50%的不可能。”听了我的话,小玉脸上的笑容有点僵,紧接着她又自嘲地说:“开玩笑呢,别当真啊。”傻瓜才看不出她的心思呢。可是我不能给她承诺婚姻,我崇尚自由,也许天生不是一个该有家的人。还有,我的工作性质决定了我必须四处游走。问过几次之后,小玉也不再提这件事了。

  那年夏天,我们去海边旅行,天空蓝蓝的,阳光灿灿的,海风里弥漫着缕缕咸味。小玉快乐得像一只海鸟,在沙滩上飞来飞去。

  夜晚,坐在黑色的礁石上,月光下的小玉穿着一袭白裙,像一个纯洁的天使。我吹着《海韵》,这支曲子最适合这种气氛,但小玉说:“还是吹《真情永不够》吧。”

  在月光下我们忘情地拥吻着。她的眼泪突然流下来,濡湿我的脸。我知道她又在胡思乱想,但我无法给她安慰。

  5  小玉走了,我又一次跌入感情的低谷。

  大概半个多月以后吧,一天晚上我演出回来,发现家里没有小玉的影子。桌子上留下了一封信,信上说:原谅我的不辞而别,考虑了很久,我才下了决心。我现在明白了,女人与男人不同,女人在爱情中等待婚姻,而男人却在爱情中寻找自由……小玉就这样走了,我又一次跌入感情的低谷。

  肯尼金的曲子每一首我都吹过,我极力在音乐里寻找原创者最初想要表达的那种情怀——比如说那首世人皆知的《回家》,我一遍遍地吹,多少次已记不清了,我的嘴唇在发干,开始麻木——我吹得如痴如醉,昏天黑地——我陷入了那种回家的渴望中,然而我的家在哪里呢?懦弱的华离我而去,小玉也因为我而远走他乡。

  时间一长,我觉得我像那个叫蔡琴的人,记得这位台湾女歌手说过:“至于家,对我们这些要到处走的人来说,只要按下音响上的PLAY键,你喜欢的音乐播放出来的时候,那个空间就是你的家……”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情人柔情似水 妻子自惭形秽

下篇文章:刷花加人参果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雄鹰翱翔(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392676988 联系人:雄鹰 Email:huanggege999@163.com

琼icp备09005167